12月 30 2020

麻豆传媒系列ios

未分类

标签:

  男人没说话。低头瞧着她。他个子比她高,就这么俯瞰她,清浅的呼吸打在她握着剑柄的手上。酥酥麻麻有些痒。她蹙眉,眸中寒光爆射,“你是谁?”夜色太黑,其实她是看不大清楚男人的面容的。因为背着火光,男人自然也没办法看清楚她的容貌。两个人就在黑暗中对视,只能看见彼此眼中的光芒。“你闯进我的宅子,却还问我是谁,不觉得好笑吗?”男人的话音冰凉,透着讥诮。锦公主一愣,手中的长剑略微一松。“我……”她开口,还没说话,却陡然听得一阵利剑破风声。她一惊,收了长剑飞快退让开,便见一个黑影从竹林深处飞出来,柳叶长剑直劈身材修长的男人。“公主,你没事吧……”风中是月姬担忧的话音,空中是月姬杀气腾腾的身影。“月姬,不可,他是……”话音未落,月姬已经对上了男人。男人原地避开三步,长袖一舞,扫去月姬必杀一击。而后,广袖飞舞,竟是拿柔软的袖子便破了月姬的柳叶长剑。不能教月姬伤他分毫。锦公主从担心他,便换了担心月姬。月姬本就有伤在身,根本不能与人硬拼。此时此刻,这男人一双广袖却像是杀人利器,三五招就将月姬打落在地。不仅如此,他似乎很是恼怒月姬一副上来就直接杀人的态度,将月姬打落在地还不肯完,飞快欺身上前,一掌拍向月姬天灵盖,就欲将月姬一招毙命。此人看上去斯斯文文,真没想到心却如此狠毒。锦公主再也不能退,长剑挥舞,一招蜻蜓点水,刺向男人的手掌。男人被逼退,锦公主长剑再斩,男人再退。月姬从地上爬起来,柳叶长剑跟随而来,朝着男人下三路攻击。两个人一上一下,剑刃直逼男人的要害。竹林漆黑,虽看不清楚身姿,但锦公主和月姬都不曾错了半个招式。男人双袖如风,应付起来却还不算难受。当然,也是因为锦公主和月姬都有伤的原因。否则,大约也不会这样轻松。“叮。”两把长剑被男人绞在一起,触碰出铿锵一声。锦公主和月姬双双退后一步,男人飞身脱开二人的限制,站在了窗下。那亮着孤灯的窗下。微弱的光将他的面容映出来。锦公主看清他平淡无奇的一张脸。并没什么特别之处,没有高鼻深目,没有剑眉星目,有的只是平淡的眉眼,平淡的唇角。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,但此人就是生的这样。别说是她阅尽无数人,就是一个没见过几人的普通百姓,大概见了他之后,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。他实在太普通,是一个隐入人群就再也找不出来的人。月姬瞧着他的面孔,目光闪了闪没出声。男人道:“你们一来便要取我性命,竟还不允我下杀手吗?这就是你锦公主的逻辑?”锦公主一愣。他居然一语点破她的身份。她当即收了长剑,冷冷立在台阶下,仰头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她收了长剑,月姬也将柳叶长剑收了起来。两个人肩并肩站在台阶下,望着男人。男人瞧着她们二人,不知道瞧出了什么端倪,忽然笑起来。笑了之后,他一转身,竟是从敞开的窗户跳了进去。如此诡异的行动,直教人摸不着头脑。窗外站着的二人再一次愣住了。男人低头,将茶盏端在手中,微微抿了一口,这才满意转头,“你可以叫我四哥。”四哥?哪儿来的四哥?见她眸光中疑惑太浓,四哥不再理会,而是继续喝着茶,“你的下属如果再不进门,就要冻死在外面了。而且……”他仍旧低着头,“城中的兵马太多,难保没人打我翡翠林的主意。”她想说,赵林他们只怕早就已经打了主意。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。有些事,如果没有发生,她就这么捅出来,并没什么好。这个四哥,她也不熟悉。四哥像是看穿了她的心事,将茶盏搁在桌上,慢慢道:“昨天晚上,有人带着兵马想要闯入翡翠林,不过……我没让他们进得来。”一句话,一语双关,堪不破意思。但进得来和进不来却是两个结果。比如,她和月姬就进来了。她没空去想四哥的意思,抱剑谢道:“多谢四哥收留。”窗内孤灯前,四哥一笑,“好说。”锦公主转身,领着月姬奔出了竹林深处。翡翠林大门洞开,下属们见她这会儿才出,本是担心她有异常。但见她和月姬、刘珊珊三个人平静的模样,也没多问。她左右瞧了瞧漆黑的街巷,见四下无人,十分安全,这才指挥大家速速入园。众人飞快进了翡翠林,隐蔽下一切痕迹,月姬忙关上了大门。也没人点灯,就这么借着夜色往竹林深处的院落去。锦公主没带人去打扰四哥,而是带着众人到了第一进院落。满布灰尘的院落,屋子都是齐全的,桌椅板凳床榻都是现成的。只要在这里动静不大,应该是不会被院外走过的人察觉。众人分配进了各处房间,忙又差人去城中请大夫。这么多人有伤,没有大夫是根本没办法度过难关的。她抬起头,见天色已经漆黑如墨,像是比方才还要黑了许多。她知道这是黎明前的黑暗,再过不了多久,天就要起麻麻亮了。月姬道:“我去请大夫。”今夜兵荒马乱,能不能请来大夫,谁也不知道。但为免大夫暴露他们的行踪,这大夫请来之后,是不会再送回去了。锦公主还没说话,刘珊珊道:“我身上没伤,我去。”外头的兵马不知道多少,都是谁的人更不知道。刘珊珊换了衣裳,乔装为大户人家的丫鬟,提了一盏风灯,匆匆出了翡翠林。瞧她的模样,娇小柔弱,跟江湖人半点沾不上边儿。大夫没回来前,只能大家先想办法。锦公主瞧着趴在床上的阿初,蹙眉道:“我先帮你清理伤口。”这一剑是为了她挨下的,无论如何她也要医治好阿初。阿初还算清醒,转头苦涩一笑,“有劳公主了。”不卑不亢,半点没有邀功之态。锦公主呼出一口气,开始为阿初清理伤口。朱槿靠在圈椅上,由着一个下属给她撕开紧裹断腕的布条。随着布条一点点取下,她已疼的冷汗涔涔。最后,当下属将布条全部取下来时候,她的断腕处已经血糊一片。她瞪着自己的断腕,紧紧咬着牙冠,终是默默地闭上了眼睛。就在众人相互清理伤口的时候,院外,却有人说话。声音太高,惊得锦公主飞快拔了剑,贴身站在门背后。红袖倾天虞美人

Widgets area #right
add widgets he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