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 02 2021

可以看黄片的樱桃app安卓版

未分类

  百里素薇的表情,变得无比的复杂,楚清扬这个名字,让她立刻想到了杜不凡,她的眼里泛起了泪光,声音变得无比凝重,“景湖楚少怎么忽然跑到美国旧金山来了?难道是杜不凡那个老混蛋让他来的?”“楚清扬是陪着柳凤舞一起过来的,可他必然会找到我们的。”“你的意思是,楚清扬出发之前,杜不凡托付了他什么事?”百里素薇道。百里翡翠点了点头,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:“妈,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个偷书贼,这么多年一直想把自己给洗白了,他早就把《药典录》给消化干净了,拥有了研发神药的能力,现在又想让我们原谅他,简直是卑鄙到了极点。”“百里医道馆开门做生意,楚清扬要来,不管他是来看病,还是来找人,我们都无法将他拒之门外。不过呢,见了面,我们母女两个,都不用给他好脸色。”百里素薇道。“那当然了,我恨不得找个杀手,在旧金山做掉他!”百里翡翠恶狠狠道。“翡翠,你不是那么狠的人,所以这种狠话就不要说了。拒绝一个人,未必要多么狠,也可以很平静。”百里素薇道。……翌日。旧金山的上空细雨迷蒙。已经是早晨九点多,楚清扬和柳凤舞驱车上路,朝着百里医道馆的方向去了。此行的目的就是心平气和聊一聊,不想爆发任何冲突,所以楚清扬没有让保镖们跟着。“昨晚你说,今天是个与她们沟通的好日子,可今天却下雨了,这种蒙蒙细雨代表的是惆怅,我担心的是,见面以后场面不会很愉快啊。”柳凤舞道。“你知道的,我一直都很喜欢这种下小雨的天气,现在我很有灵感。”楚清扬道。“好吧,我等着看你的发挥。”柳凤舞道。凯迪拉克在百里医道馆外停下,可驾驶席上的楚清扬,却没有马上要下车的意思。“你不是很有灵感吗?还不赶紧下车?就不怕耽误的久了,灵感一下子没有了?”“稍微等一会儿。”楚清扬随之点燃了一根烟。柳凤舞甚至可以感受到楚清扬内心的矛盾与慌乱,向来都从容坦荡的楚少,此时十分的焦虑。“如果现在离开还来得及,她们还没发现我们,既然有些问题没考虑清楚,不如就过几天再来。”柳凤舞道。“既然来了,那就没有不见面就离开的道理,除非她们不想见我。”楚清扬道。“好吧。”柳凤舞心说,你执意要见她们,那我就陪你见她们。一根烟抽完,楚清扬和柳凤舞下了车,走进了百里医道馆。走到了前台边上,楚清扬微笑道:“你好,请问你们院长来了吗?”“来了,不过要见我们院长,需要先在这里登记。”前台的女孩忽而想到了什么,又道,“哦,你是楚清扬吗?院长说了,如果有个叫楚清扬的人要见她,可以直接上楼找她。”“我正是楚清扬,多谢了。”楚清扬微笑对着前台女孩点了点头,就和柳凤舞一起上楼去了。“原来她们已经知道你来了,估计是从谭氏武馆那边了解到的消息。”柳凤舞道。“应该是。”楚清扬道。眼前就是院长办公室,楚清扬敲了门。刚才前台已经通知了她们,说楚清扬来了,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。所以房间里的百里素薇和百里翡翠知道,敲门的就是楚清扬了。对视片刻,百里翡翠走过去,把门打开了,看向楚清扬的目光充满了敌视。“翡翠姐,你好,我是华夏景湖的楚清扬,八面贤才杜不凡,是我的恩师。”楚清扬道。百里翡翠冷哼一声,没说什么,转身往回走。楚清扬和柳凤舞走了进来,门关上了。百里素薇从班台那边的真皮椅上站起身,也走了过来:“楚清扬,你陪同柳凤舞来旧金山没什么,可你真不该来百里医道馆。”“可我还是来了,有很多话想对师母说。”楚清扬喊了师母,对她们的刺激非常强烈。百里素薇的脸色阴郁,身体都开始微微抖动了。百里翡翠尖叫起来:“楚清扬,你这个混蛋乱叫什么?谁是你的师母啊?”“我的师傅杜不凡是你的父亲,所以,你的母亲是我的师母。”楚清扬道。“华夏景湖的楚少,你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,你简直是太荒唐了,你给我滚!”百里翡翠狠狠推了楚清扬一把,楚清扬纹丝不动,可百里翡翠却退后了两步,恶狠狠看着楚清扬,歇斯底里喊了一声:“滚!”楚清扬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,面带清淡的笑,坐到了沙发上。柳凤舞随之也坐下了,看了楚清扬一眼,心说,真没想到啊,刚见了面,你就给她们下了一剂猛药。现在,百里素薇几乎气晕了,百里翡翠也是暴怒,看你怎么收场。“妈,你看啊,杜不凡那个老混蛋的徒弟,简直就是个无赖啊,我们还是报警吧!”百里翡翠哭腔道。“翡翠,妈妈不是告诫过你了吗?见到了景湖楚少要冷静,不要随便发那么大的脾气,人家楚少是有身份的人。”百里素薇道。“有身份怎么了?他尽管在华夏耀武扬威,不要跑到旧金山来,在我们面前冒充大葱啊!”百里翡翠道。百里素薇看了女儿一眼,没有再对她说什么,而是坐到了楚清扬的身边。“楚少,你来了就来了,你想聊,我也可以陪你聊,可你刚才喊我师母,真的欠妥,不只是我的女儿翡翠,就连我都差点以为,你的脑子有问题。可我又想,你看上去俊朗飘逸,应该是那种聪明绝顶的人,脑子不该有问题的。”百里素薇道。“师母,你人很美,说话又那么好听,难怪我师父那么迷恋你。”“你成心的啊!你又喊我师母?”刚才百里素薇还在劝女儿冷静,而她自己却快要不能冷静了。昨晚想了很多,各方面都想到了,唯独是没想到,楚清扬会喊她师母。“看你面带轻笑的样子,好像一点都不内疚啊,我警告你,再喊一声师母,你就可以走人了,百里医道馆不欢迎任何与杜不凡有关系的人,尤其不欢迎杜不凡本人以及他的徒弟。”“这种说法很严密啊,如果不是你心里很在乎他,你就不会说出这么严密的话来了,这些话,每个字都反应出了你内心的纠结,以及对我师父的思念。”楚清扬道。“不愧是偷书贼的徒弟,够无耻!景湖楚少,你可以离开了!”百里素薇愤然道。“我想与你们打个赌赛,如果你们接受这个赌赛,我就离开。”楚清扬道。“什么赌赛?”百里素薇道。“假如日后证明,《药典录》果真是我的师傅偷走的,我代表楚氏,给你们母女一百亿华夏币;假如日后证明,《药典录》不是我师傅偷走的,那么,百里翡翠,你必须认下杜不凡这个父亲。”暂且不管百里素薇和百里翡翠是不是贪财的人,楚清扬提到的100亿华夏币,都够震撼的了。如果没有十足的底气,又怎么会提出如此骇人的天文数字?都市逍遥狂少

Widgets area #right
add widgets here